依時間篩選
  • 全部時間
  • 2022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1月
  • ALL
  • 實驗動物
  • 展演動物
  • 經濟動物
  • 同伴動物
  • 海洋資源
  • 野生動物
  • 議題與行動
  • 認識好好愛牠
  • 報導交換
  • 動物三兩事
【1125世界無肉日-火雞Manny與我們共好共存】 好好愛牠
【1125世界無肉日-火雞Manny與我們共好共存】
你有過劫後餘生的經歷嗎?Manny是兩年前在路邊被發現的一隻小火雞,據推測牠可能是從一輛裝滿剛孵出的火雞的卡車上掉下來的小雞,而這些火雞原本將運往某個農場,在那裡被養成桌上的大餐,供人們慶祝聖誕節,Manny是這群小雞中唯一存活下來的幸運兒,懵懵懂懂的模樣還在學習認識與探索這個世界,卻無法站穩腳步,因為在出生不到幾個小時,Manny就經歷了被剪去部分腳趾和斷喙的痛苦,農場為了方便在狹小的空間裡飼養更多火雞的權宜之計,這些在餐桌上不會被看見,也沒有人想要討論。為了增加利潤,賣得好價錢,Manny是天生過重的品種,牠們不需活太久,就可以送去屠宰,儘管有一段時間行走困難,但牠仍努力的拍動翅膀想要站起來,Manny今年2歲了,跑起步來雖然搖搖晃晃,速度可是一點兒都不輸人喔!也還好牠常走動,長大以後不致於胖到站不起來,現在的牠仍是活潑親人、自由樂觀,在快樂的環境成長,周圍是愛牠的人和動物同伴,繼續著牠與牠的朋友和諧共處的美好日常,好好生活,而且如果你有發現,影片中的牠聰明到還會滑手機喔!XD影片「火雞Manny與我們共好共存」,是外國動物救援組織 totes.the.goat (https://www.instagram.com/totes.the.goat/)授權分享的影片,不管看幾遍,都還是覺得很療癒,也很感動。對人類來說:吃,很簡單。對牠們而言:生命,卻很可貴。動物的朋友可以是動物,也可以是你和我。謝謝Manny,這麼努力的活著並快樂著。未來是否能有更多像Manny一樣的牠們可以逃過死劫呢?11月25日是 #世界無肉日,1986年從印度發起,至今已36年,火雞Manny努力活著,用行動證明牠也可以和我們一起好好生活,只要你願意。好好愛牠過去曾介紹過Pigcasso證明了豬是大吉,說的是一隻從屠宰場救出的豬如何開啟牠當畫家的一生,我們想再次邀您一起一件好事愛動物,幫助減少不必要的動物犧牲,請支持:蔬菜可以讓人和牠一起好好長大!今天就行動吧!少一餐肉,或者一日蔬食,減少經濟動物的數量,多一點動物友善,多一點溫暖,相信總有好事會發生。
目前的法律如何保障受凌虐的野生動物?以蛇為例 文:Cindy Hsu / 圖:Chiafang Tsai
目前的法律如何保障受凌虐的野生動物?以蛇為例
前陣子好好愛牠有分享關於「以捕代殺,讓蛇蛇回歸自然」(https://sala.org.tw/blog/176)的文章,並提供溫和捕捉蛇的方法。文章中有提到有人使用熱水燙將蛇燙死的案子,而網路上也能查到許多過度自我保護而蓄意凌虐動物致死 的案例。我們也許會問,為何現在已有野生動物保育法以及動物保護法,虐待蛇類的事件卻還是時有所聞?除了法律,我們還能如何保護他們免於遭受凌虐?虐待保育蛇類,需承擔罰則根據《野生動物保育法》第10條規定,禁止騷擾、虐待、獵捕、宰殺保育類野生動物,施虐者最高可判一年有期徒刑或罰金30萬元,而宰殺動物者則可能面臨5年有期徒刑或罰金100萬元。2017年基隆有一位男子拍攝將熱水澆燙並打死於陽台的眼鏡蛇,被民眾揭發因當時凌虐還在保育名錄中的眼鏡蛇而被判刑。另外根據《野生動物保育法》第50條,如果被殺害的 #一般類野生動物(非保育類)是出現於政府劃定的野生動物保護區,違法者可處新臺幣5萬元以上25萬元以下罰鍰。法律尚難完整保護受虐動物的生命儘管目前有法律保障受虐動物的生命,但是在某些狀況下還是無法可管。因人類的持續開發,人與蛇的活動區域重疊部分增加,許多《野保法》第50條所提及的一般類野生動物(非保育類動物),因受虐殺的地點不是位於野生動物保護區,也因此難以受保護。另外,《動物保護法》也因保護範圍僅限於人為飼養的脊椎動物,所以受虐的野生動物也難以受保護。我們還可以做什麼?對於我們不熟悉或是懼怕的動物,也許較不容易同理牠們的痛苦。但其實,爬蟲類的新陳代謝率較哺乳動物低,因此牠們的死亡速度較緩慢,受折磨的時間也會被拉長。當見到有人刻意使動物造成身體上的痛苦和死亡,仍然可以直接制止正在發生的暴力,投訴媒體或向我們告發,使輿論於社會圈展開(如:上述民眾揭發虐蛇行為)。也許這些動物受到刻意凌虐的動物上無法完整受到法律的保護,但是透過持續的辯論,重新思考我們對動物的態度,甚至進一步調整過時的法律。
魚感受到的疼痛也許和我們不太一樣 文:Cindy Hsu / 圖:Chiafang Tsai
魚感受到的疼痛也許和我們不太一樣
疼痛是什麼?根據國際疼痛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Pain)的研究,疼痛除了是「身體組織損傷」而產生的痛覺外,也包含「意識上」認知的疼痛的經驗。以神經生理學的角度來看,哺乳類的疼痛是經由「痛覺感受器」(nociceptor),來感受;而經由痛覺感受器感受到的刺激會傳遞至中樞神經系統(腦和脊髓),並使生物產生躲避的行為,以避免受傷。也因如此,對疼痛做出反應成為生物得以生存的重要機制。另外,「大腦新皮層」(neocortex)使生物有感覺、空間、邏輯推理以及主觀感受的能力。因此,我們能夠「意識」(aware)到是否正處於疼痛的狀態,所以除了生理上感受到的疼痛以外,我們心裡也會感到壓力、痛苦以及焦慮感。魚和人一樣對嗎啡均有所反應目前已有許多研究顯示某些魚類(例如:鱒魚)和哺乳類動物一樣擁有「痛覺感受器」(nociceptor),能夠感受到溫度、壓力的刺激所造成的疼痛,使魚類躲避傷害來源並延續生命。這也是為何當魚的嘴被魚鉤穿過的時候,會跳動和試圖掙脫。另外,魚類和哺乳類相同,在疼痛時體內會分泌出類似嗎啡的物質幫身體止痛。甚至有研究發現,人類使用的嗎啡物質在魚類的身上同樣能夠發揮減輕痛覺的作用,例如:鱒魚在注射嗎啡後,受到有害刺激傷害後的掙扎行為減少。那魚有能夠感受,甚至是意識到痛苦嗎?因為魚沒有大腦新皮質,有些人因此認為魚無法「意識」到疼痛,但是另一派科學家卻認為,魚類也擁有類似的大腦區域像是內側大腦皮層(medial pallium)、外側大腦皮層(lateral pallium),這些部位的功能與學習空間感知以及產生情緒有關。因此,我們無法用人類中心的論點去解釋魚類的痛苦,因為魚類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意識。因為我們不是魚,所以無法確切知道另一個生物的主觀體驗是否和我們相同。但是根據研究,魚確實可以感到疼痛,也許它可能與人類的感覺不同,感到疼痛時也無法尖叫,但它仍然是一種痛苦。生命對痛苦的感受,沒有不同,只是,牠們沒有退路,但我們還有選擇。我們可以怎麼做?1. 不要吃活魚、活蝦、活蟹、活章魚…等任何活活被烹煮至死的動物,牠們必需被以人道方式宰殺。2. 支持我們動保法修法倡議,把龍蝦、螃蟹、章魚、魷魚和其他有知覺的無脊椎動物納入動物保護的範疇,好好對待,人道屠宰。3. 若願意多以蔬食代替肉品,對牠而言將是最好的對待。好好愛牠相信生命沒有不同,請與我們一起「一件好事愛動物」,動物的處境會因你的行動而改變。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概念之差別 文:Cindy Hsu / 圖:Chiafang Tsai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概念之差別
關心動物的朋友一定有聽過「動物福利」與「動物權」吧! 其實,這兩者常常被混淆,「動物福利」屬於「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的應用,而「動物權」一詞則是從「動物權理論Animal Rights Theory」而來。讓我們來了解一下兩者差別,也順便了解看看自己比較偏向哪邊的立場吧!效益主義理論(Utilitarianism)效益主義的支持者認為道德上「使個體利益最大化」的選擇即是最正確的行為。對效益主義的提倡者傑瑞米·邊沁(Jeremy Bentham) 和彼得·辛格(Peter Singer) 來說,動物和人類一樣有知覺,也傾向於避免痛苦和渴望快樂的經驗,因此在利用動物的例子中,個體的利益的可被定義為「避免受苦以及能夠快樂的生活」。因為效益主義同時考量「人類和動物的個體」的利益,所以認為動物在特定情境下能夠為人所用,前提是需要同時考量「動物福利」(如:人道屠宰、改善動物的處境),並且「避免不必要的痛苦」。動物權理論 (Animal Rights Theory)動物權的倡議者 #湯姆·雷根(Tom Regan)則是認為,動物和人類一樣都是「生命的主體Subject of a life」和人類具有同等的道德地位,其利益(滿足基本的需求、避免痛苦)也和人類相同有權利被保護。動物權理論強調「動物本身的生命價值intrinsic value」,因此不認同動物可以被當成工具被犧牲,我們也無法斷論:「我的生命比你的(牛)生命更有價值」。由此可瞭解,對動物權的倡議者來說不認同任何利用動物的手段(如:食用動物、動物實驗)。「動物權」與「動物福利」的相似處雖然,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兩者的立場不同,但是無論是辛格(效益主義理論倡議者)還是雷根(動物權倡議者),兩人都支持素食且支持停止動物實驗,只是辛格主張蔬食的立場不是強調「不應利用動物的生命」,而是人類吃肉和動物被犧牲的利益 比起來,我們並不是非吃不可,也沒必要。每個人吃蔬食的立場和理由也許不盡相同,但是為生命以及環境一點心力的你都值得被鼓勵,希望本文有幫助你了解不同人吃蔬食的動機,甚至是開啟不吃肉蛋奶的契機。
別再讓牠翅裸裸-拒絕鯊魚製品 好好愛牠
別再讓牠翅裸裸-拒絕鯊魚製品
今日我們想介紹一位鯊魚女士:Andrea Richey。她是香港護鯊會的教育長,香港護鯊會致力於推動拒絕鯊魚產品,尤其是魚翅。Andrea化身成鯊魚女士,著鯊魚裝在香港各地演講,過去她也曾吃過魚翅羹,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知道全球有1/3的鯊魚瀕臨滅絕後,她毅然而然辭去工作,決定投入護鯊的行列。全球有50%的魚翅貿易都在香港,根據香港護鯊會2016年的調查,香港的中式海鮮餐廳,有98%都供應魚翅羹,抽查的餐廳中只有3家明確表示不賣魚翅羹,你知道嗎?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台北分會早在2007年就把魚翅、海參、鮑魚、髮菜列為不環保年菜,當時的估計,全球有超過400種鯊魚,其中有83種被列為極度瀕危、瀕危或易危物種,10多年過去,瀕危物種已多達133種。自宋朝以來,魚翅是地位權貴的象徵,宴客時主人用以特別款待來客的奢華餐點,說穿了就是一種炫耀式消費,在香港的婚宴喜慶上是一道極為普遍的料理。為了人們的炫耀,鯊魚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不肖漁民將鯊魚的鰭割下,再把經濟價值低的鯊魚身體丟回大海,我國為了杜絕漁船對鯊魚採取割鰭棄身的殘忍行為,自101年起實施「鯊魚鰭不離身」政策,截至110年12月共執行6414次鯊魚卸魚檢查,查獲違規案件計62件,相關行政罰鍰達新台幣9406萬元,是否真正嚇阻不法行為,我們不得而知,因為111年1月漁業署在屏東查獲非法「割鰭棄身」的行為,鯊魚翅重達2031公斤,歷經了10年的臨檢與裁罰,還是有人甘願挺而走險,這之中還有漁船是累犯。我們認為根源在於,只要有魚翅買賣,非法「割鰭棄身」就無法徹底根絕。人類捕撈速度超過鯊魚繁殖速度,鯊魚數量在過去的30年中減少了90%,過度捕撈也傷害海洋生物鏈,因為鯊魚是海洋中頂級掠食者,能夠調節食物鏈下游物種的豐富度和行為,一旦數量減少將會使其他物種的數量大量增加,破壞海洋生態平衡,衍生更多生態問題,相信這也不是大家所樂見的。人類比鯊魚還可怕Andrea說每年死於自拍的人有43個,而被鯊魚攻擊而亡的人只有6-8個,鯊魚沒有電影「大白鯊」裡演得那麼可怕,牠們才應該更害怕人類!保護鯊魚,即刻行動人類需要一個健康的海洋,而鯊魚能夠保持海洋的健康。提高鯊魚保育意識,好好愛牠邀請大家一件好事愛動物,支持並且做到以下:1. 承諾不吃魚翅羹-無論是個人或企業,甚至是即將步入禮堂的新人,都可以展開行動,承諾不吃魚翅羹,也分享給你的親朋好友一同加入。2. 支持無翅認證-好好愛牠將和其他動保夥伴針對企業或餐廳發起無翅認證,我們會再公告細節及參與方式,到時還請大家多多支持與響應。3. 舉發割鰭棄身的行為-如果您發現哪裡有割鰭棄身的行為,請向漁業署檢舉,可撥打漁業署0800-082-594免付費檢舉電話,或海巡署118海巡服務專線。參考來源:1. 英國NGO揭我國魚翅加工「不可告人秘密」 漁業署:均符合國際規範https://e-info.org.tw/node/2329132. 2019年鲨鱼女士Andrea Richey 於TED×香港中文大学演講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Lz5BfROces&t=19s
【以捕代殺,讓蛇蛇回歸自然】 文:Cindy Hsu / 圖:Chiafang Tsai
【以捕代殺,讓蛇蛇回歸自然】
小編從小就很喜歡蛇,雖然知牠們會咬人,但不知道為什麼對蛇印象一直是軟綿綿、眼睛圓圓,看起來很無辜的動物。2021年冬天,一隻身上有著黑色斑塊的小龜殼花,來到我們家休息。當時他正捲縮在我們家廚房外的盤子上曬太陽,瞳孔呈現一條縫狀。印象我當時一看到他就開始心跳加速,他那時正瞇著瞳孔,享受他的日光浴(蛇瞇瞳孔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因為過去保全人員用蛇夾協助捉家中花園的蛇,但將蛇夾到出血的經驗。當下我就思考如何在不被家人發現的情況下,自己先將他捉起來,於是跑回廚房尋找適合裝蛇的容器。我:爸,你可以幫我拿櫃子上那個透明盒子,我要捉蟲爸:捉蟲為什麼要用這麼大的盒子?我:我怕蟲會跑走,捉不到他。接著我就在家人沒發現的情況下,拿著透明的盒子將牠蓋起來。這隻龜殼花也就呆呆的被蓋在透明盒子裡面,牠移動了一下他的身體,又繼續休息,整個捕捉過程時間非常短也很順暢。在完成捕獲的動作之後,我才帶家人來看我們家的稀客。大家圍觀著這隻動物,看著他安靜休息的樣子。當天中午爸就著開車,載著我們和這隻小朋友到山上。我和媽坐在後方座位觀察著這隻淡定的小龜殼花,他吐了吐舌頭,仍舊盤在盤子上。我們開到一座山的半山腰,除了馬路,這邊似乎沒有什麼沒有社區住宅,於是我們找到一處樹叢要釋放他。我想似乎是感受到了山上的新鮮空氣吧,打開透明盒的瞬間,牠才開始比較激烈的有探頭及吐舌反應,於是我們就用樹枝提醒他「下車」,讓他緩慢的離開盒子。有些人會擔心這種捉蛇的方法可能使自己暴露危險,但小編判斷那是當下,對我們也最安全,對牠最溫和的做法。其實,若非專業補蛇人員,或是蛇夾沒有綑特殊軟膠帶,蛇的骨頭通常容易被夾傷(尤其是小蛇),甚至會造成蛇的死亡。當然,無論用何種方式捕捉,在靠近動物前,請盡量將物種的特徵記下並且拍照;若有意外發生,才能有順利的執行醫療程序。透過這篇文章,我們也希望分享台北市動保處建議的較溫和的捉蛇方法,供各位參考(https://conservation.forest.gov.tw/0001921)。若民眾判斷無法處理,也可以撥打1999台灣地方政府民眾服務專線。⦁ 找出掃把、掃帚和桶子(若沒有桶子,可以使用替代的箱子)⦁ 將蛇用掃把壓住再撥至畚斗中(旁邊放一個桶子)⦁ 將蛇掃進畚斗中,並快將蛇倒入準備的桶子中,並將蓋子蓋好過去其實常聽過蛇被打死的事件,弟也曾經和我說在當兵時,長官竟使用熱水燙死軍營中的蛇。但蛇類通常對人是避而遠之,除非人使蛇感到害怕或是受到侵略,否則蛇並不會主動攻擊人。將蛇燙死已經屬於虐待動物的手法,必須被制止。換個角度思考,蛇其實也是台灣豐富生態下的所蘊孕的物種,是生態系不可分割的一環。隨著人類的開發,人與蛇的活動區域將不可避免有所重疊。在面對野生動物時,保護自己是關鍵,但是尊重和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土地的生物,也是我們該做的。
【海獅真的想親你嗎?-連署終止海豚、海獅親親體驗】 文:Cindy Hsu / 圖:weanimalsmedia.org
【海獅真的想親你嗎?-連署終止海豚、海獅親親體驗】
親親海獅、海豚,一生必須體驗的活動,適合親子一同體驗~水族館這麼宣傳著…讓小朋友有機會親近動物,怎麼了嗎?其實小編也曾在水族館看鯨豚表演時,有同樣的疑問在水族館的動物們,沒有天敵且不用擔心飢餓只要人類定時餵動物食物、陪他們玩,他們也一樣可以無憂無慮呀有些民眾也許認為,動保團體是不是過激了?但當小編開始參與動保運動後,開始真正了解一個關鍵的問題:「水族館」和「野生動物救援」同屬圈養海洋生物的機構,它們的差別在哪?本該生活在野外的動物們,出現在水族館/野生動物救援機構的原因為何?從兩個機構設立的動機以及行為,我們可以了解水族館的根本問題野生動物救援:擱淺->圈養->治療->恢復->野放真正在乎野生動物救援的機構,一但將動物治癒後就會被野放鯨豚表演產業鍊:捕捉->圈養->訓練->終生在水族館表演反觀水族館,則是將原本野生且健康的動物捕捉起來水族館飼養的出發點和動物的保育無關,而是商業利益*2002-2005,遠雄海洋公園引進17隻來自惡名昭彰太地町的鯨豚。水族館大多聲稱:「親近動物的活動,可以激起孩子對動物的關愛,擁有教育意義。」不過海豚作為勞工犧牲自由為水族館表演、賺錢,真的是立意良善的生命教育嗎?野柳海洋世界(新北市)以及遠雄海洋公園(花蓮),除了每天4-6場的海豚、海獅表演外,還額外利用海豚、海獅與遊客進行「親親」互動體驗;一次300元。另外,遠雄海洋公園甚至推出要價3600元的海豚互動套裝行程。你可曾想過?這些都由民眾買單,只要繼續掏出錢來,就讓業者可以繼續囚禁這些野生的海洋生物。海豚跟海獅真的想親人類嗎?仔細想想,是不是感覺怪怪的…好好愛牠在2021年成立後即有發信給野柳海洋世界、遠雄海洋公園,希望能夠終止海豚表演,然業者並無理會。我們很高興,也響應由鳥語獸躍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發起的「違反動物習性!終止海豚、海獅親親體驗」連署,邀請大家分享這支影片,和我們一起連署,呼籲政府單位以及野柳海洋世界、遠雄海洋公園應正視動物的處境,立即終止該活動。
阿膠:一個導致全球驢子被屠殺的中藥材 文:Cindy Hsu / 圖:Chiafang Tsai
阿膠:一個導致全球驢子被屠殺的中藥材
阿膠是什麼?阿膠是一種膠體,透過煮沸驢皮製成,因其能夠融化的特性,因此常添加於食品、飲料或是美容產品中。近10年來,阿膠在中國的需求迅速增長,因而推動了驢皮貿易。阿膠據稱有許多中藥療效,包括流產、血液循環和抗老,儘管沒有嚴格臨床試驗支持以上說法,但在商業的炒作下,阿膠已成了萬靈藥。阿膠造成驢數量急劇下降根據Under The Skin的估計,為滿足中國市場需求,平均每年屠宰480萬隻驢。自1992年以來,中國的驢子減少了76%。因難以滿足激增的市場需求,中國商人開始大量引進開發中國家的驢子,造成全球驢子數量驟減。以肯亞來說,2016年至2018年間有超過30萬頭驢被屠宰,佔總數量的15.4%。而巴西的驢子同樣也急劇下降,2007年至2017驢子的數量減少了28%,吉爾吉斯自2007年以來則是下降了53%。目前非洲、亞洲和南美洲都是將驢皮出口至中國的主要地方,非洲則為最大宗。駭人的動物福利狀況未受規範且大規模的活體運輸和屠宰:國際上已有許多符合動物福利規範的屠宰方法以及運輸動物過程的規範(如:歐盟),這些包含屠宰前必須先將動物人道致昏,而運輸時提供水和食物,並規定動物在特定狀況下的動物不得被運輸(如:懷孕、受傷、生病)。雖然非洲目前已經有10多個國家宣佈禁止驢皮出口與屠宰,但是因為驢皮的需求不減,禁令仍難以使驢子數量恢復,且非法管道猖獗,多數驢子在未受動物福利規範下的屠宰場中宰殺,而多數驢子被運輸的旅途中不會提供食物和水,有時甚至達數百公里遠。跟據統計,有20%的驢會在途中死亡,且無論驢子是否有懷孕或生病受傷,就連幼驢也會被不當運輸。強迫生長:驢子的懷孕期為1年,且需要2年的時間才能長至成年體型。為了提高阿膠產量,商人和研究員開始培育快速生長的驢子,甚至是發展出促進驢子發情及人工授精的技術。因商業炒作而深受其害的動物驢子是高度敏感且聰明的動物,但卻為了滿足市場需求被當成生產機器對待。其實,阿膠的主成份就是蛋白質,透過其他食物就可以替代。市面上未經科學證實卻聲稱有中藥療效的動物同樣琳瑯滿目,例如:因虎骨酒而衍生的老虎、獅子養殖場,因熊膽而衍生的熊場,或聲稱可以活血化瘀而被大量捕捉的穿山甲。透過商業的炒作下,動物入藥不僅衍生出駭人的動物福利問題,也造成動物的滅絕。有許多植物性食品例如南瓜、葡萄、甘蔗、龍眼肉以及紅蘿蔔,都有很好補血功效,具豐富鐵質及養分,實在不需要使用阿膠,好好愛牠邀你一起參與一件好事愛動物,放過驢子吧!
拒看鯨豚表演,也可以浪漫又堅定 好好愛牠
拒看鯨豚表演,也可以浪漫又堅定
我們發現韓國影集對於動物福利的議題,在今年特別燦爛。過去我們曾介紹一部韓劇提供 #是否應該禁止動物實驗,這一次又看到了韓國影集對鯨豚友善的用心,不知大家是否聽過最近很夯的一齣韓劇《非常律師禹英禑》,講述一個患有自閉症的律師-禹英禑如何以過人天賦和真誠,面對外界異樣的眼光與挑戰,在法庭上獨當一面的故事。禹英禑喜歡鯨魚,凡是和鯨魚有關的物品、知識和圖畫,都能吸引她的注意,上下班通勤時間,她也會戴著聽著播放鯨魚叫聲的音樂。我們不多談這部影集置入的鯨豚元素,只想與你分享這部片如何浪漫又堅定的傳達動物福利。有一次,禹英禑和他的同事李俊浩一起外出洽公,回程前他們去了一趟江華島。兩人走在江華島的沙灘上,畫面十分微美,禹英禑邊說:西海常見的鯨類是印太瓶鼻海豚,牠們大多在淺海活動,印太瓶鼻海豚的嘴巴又粗又短,背部的曲線微微隆起,臉型看起來就像在微笑,很可愛。李俊浩問說:禹律師,妳親眼看過鯨魚嗎?禹英禑:沒有,我沒看過。李俊浩接著說:真的嗎,妳沒有去過水族館嗎?禹英禑聽到這裡停下腳步,轉過身用很驚訝的表情看著男主角說:對鯨魚來說,水族館是監獄,他們被關在狹小的水槽裡,只能吃冷凍魚類,被迫全年無休地反覆表演,那是奴隸制度…李俊浩顯得很不好意思,本來想要開口但是禹英禑接著又說:海豚的平均壽命可達40年,但在水族館裡(女主角說出了令人心碎的事實)最多只能活4年,你知道牠們承受了多大的精神壓力嗎?李俊浩非常不好意思的回答:喔,是啊,我都不知道。禹英禑哼了一聲,轉身繼續向前走。接著說:聽說去濟州島西歸浦市大靜邑的話,經常能看到三腳、春三跟福順,跟海豚寶寶們一起游泳的模樣。李俊浩不解地問:三腳、春三跟福順嗎?禹英禑說:牠們曾被圈養在水族館裡表演海豚秀,後來濟大法院裁定,放歸濟州島大海,牠們都是印太瓶鼻海豚。看似平常的對白,道出了一般人對於要看鯨豚表演就到水族館去的普遍印象,而片中提到放歸大海的海豚,也是在韓國真實發生的事件。有7隻海豚在2009年被非法捕獲,成為水族館裡的展演動物,最後有5隻順利回歸海洋,2隻死去,而存活的3隻都有生下小海豚。感謝這部韓劇用浪漫又堅定的氛圍帶出以娛樂為目圈養鯨豚的不應該,希望能帶出一波又一波拒看鯨豚表演的風潮。台灣的鯨豚沒有這樣的待遇,牠們仍活在水泥池裡,國外被圈養的鯨豚也是。展演對某些動物來說,是一種身心的折磨,既然給不了牠原本自然生活的環境,也改變不了鯨豚被囚禁時的生存條件,就別再去看表演了,請跟著我們一起 #一件好事愛動物,終結這長久以來對鯨豚的剝削,好好愛牠。我們也真心期待不久的將來能夠在台灣的影視圈看到有關展演/實驗/經濟動物福利的本土的好作品,好好愛牠也會和大家一起支持的。
從大義宮的海龜看圈養動物的福利 文:Cindy Hsu / 圖:Chiafang Tsai
從大義宮的海龜看圈養動物的福利
今年因澎湖大義宮飼養的3隻海龜死亡而引起社會的關注。雖然大義宮表示過去是為了收容被誤捕的受傷海龜而飼養,但根據海委會統計自1997至2017年間,已有10隻海龜在大義宮死亡(9隻綠蠵龜、1隻玳瑁)。而在今年又發現3隻海龜死亡,且其中一隻解剖後發體內共發現有967顆卵。其實野生海龜的壽命平均可達50歲,而最長壽可達100歲以上,而被飼養於在大義宮的海龜平均壽命卻只有30歲。為了避免剩下的5隻海龜的死亡,在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及各界的關切下,廟方最終願意將海龜交給給澎湖縣政府,而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將負責海龜健康的調養以及野訓,確認其野外生存能力後進行野放。為何大義宮無法完整提供海龜動物福利所指的「五大自由 」?1. 免於飢渴的自由(Freedom from hunger and thirst)海龜平時食用海草、水母、及海藻,但根據動社調查,大義宮海龜平日只被餵食用高麗菜和龜飼料,因此造成海龜營養不均衡。海龜也難以享有清水,因為其水池被營造為許願池,池中的硬幣也造成海龜血液中含有比一般海龜更高的重金屬含量。2. 免於因環境而承受痛苦的自由(Freedom from discomfort)海龜經由陽光照射後身體得以合成的維生素D3並促進鈣質的吸收,最終生長出健康的龜背。但因廟方將海龜長期飼養於缺地下室,海龜難以得到陽光的滋潤,健康惡化。另外,地下室也被發現通風不良,空氣中有清潔劑與油漆污染,和水中因硬幣而造成的重金屬污染的疑慮。3. 表達天性的自由此項目可被定義為提供符合動物能夠表達其天性的空間和設施。而因被飼養在大義宮的海龜(#綠蠵龜、 #赤蠵龜、 #玳瑁)為獨居型動物被群體飼養在淺窄的水池,因此被動社發現動物有緊迫、搶食和互相打鬥的狀況。另外,海龜在野外的活動範圍達幾千公里,並能夠淺水至100多公尺,大義宮的狹小水池顯然難以適合海龜天性。4. 免於痛苦或傷病的自由(Freedom from pain, injury, or disease)今年2起死亡的海龜案例均為遊客所發現,以上述海龜生活環境來看,廟方並未防止其傷病,以及即時給予傷病動物診斷和治療,導致動物最終死亡。5. 免於恐懼不安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 and distress)此項目可被定義為以合適的生存環境及方式對待動物,以避免產生任何精神上的痛苦。雖然廟方並未虐待海龜,但是其提供給海龜的方式已造成動物生存上的緊迫。野生動物是維持生態系平衡的重要一環,以大義宮懷孕的母龜來說,若當時並未被圈養,也許就能在大自然中產卵,永續棲息,並提供生態價值。另外,雖然過去大義宮有合法登記飼養海龜,但以現行的政府查核的情況來說,顯然難以有效規範私人飼養的保育類野生動物,使其符合動物福利。若我們喜愛野生動物,對牠們最好的作法其實是讓牠們自然棲息於適合牠們的自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