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資訊
阿膠:一個導致全球驢子被屠殺的中藥材
阿膠是什麼?
阿膠是一種膠體,透過煮沸驢皮製成,因其能夠融化的特性,因此常添加於食品、飲料或是美容產品中。近10年來,阿膠在中國的需求迅速增長,因而推動了驢皮貿易。阿膠據稱有許多中藥療效,包括流產、血液循環和抗老,儘管沒有嚴格臨床試驗支持以上說法,但在商業的炒作下,阿膠已成了萬靈藥。

阿膠造成驢數量急劇下降
根據Under The Skin的估計,為滿足中國市場需求,平均每年屠宰480萬隻驢。自1992年以來,中國的驢子減少了76%。因難以滿足激增的市場需求,中國商人開始大量引進開發中國家的驢子,造成全球驢子數量驟減。以肯亞來說,2016年至2018年間有超過30萬頭驢被屠宰,佔總數量的15.4%。而巴西的驢子同樣也急劇下降,2007年至2017驢子的數量減少了28%,吉爾吉斯自2007年以來則是下降了53%。
目前非洲、亞洲和南美洲都是將驢皮出口至中國的主要地方,非洲則為最大宗。

駭人的動物福利狀況
未受規範且大規模的活體運輸和屠宰:
國際上已有許多符合動物福利規範的屠宰方法以及運輸動物過程的規範(如:歐盟),這些包含屠宰前必須先將動物人道致昏,而運輸時提供水和食物,並規定動物在特定狀況下的動物不得被運輸(如:懷孕、受傷、生病)。雖然非洲目前已經有10多個國家宣佈禁止驢皮出口與屠宰,但是因為驢皮的需求不減,禁令仍難以使驢子數量恢復,且非法管道猖獗,多數驢子在未受動物福利規範下的屠宰場中宰殺,而多數驢子被運輸的旅途中不會提供食物和水,有時甚至達數百公里遠。跟據統計,有20%的驢會在途中死亡,且無論驢子是否有懷孕或生病受傷,就連幼驢也會被不當運輸。

強迫生長:
驢子的懷孕期為1年,且需要2年的時間才能長至成年體型。為了提高阿膠產量,商人和研究員開始培育快速生長的驢子,甚至是發展出促進驢子發情及人工授精的技術。

因商業炒作而深受其害的動物
驢子是高度敏感且聰明的動物,但卻為了滿足市場需求被當成生產機器對待。其實,阿膠的主成份就是蛋白質,透過其他食物就可以替代。
市面上未經科學證實卻聲稱有中藥療效的動物同樣琳瑯滿目,例如:因虎骨酒而衍生的老虎、獅子養殖場,因熊膽而衍生的熊場,或聲稱可以活血化瘀而被大量捕捉的穿山甲。透過商業的炒作下,動物入藥不僅衍生出駭人的動物福利問題,也造成動物的滅絕。

有許多植物性食品例如南瓜、葡萄、甘蔗、龍眼肉以及紅蘿蔔,都有很好補血功效,具豐富鐵質及養分,實在不需要使用阿膠,好好愛牠邀你一起參與一件好事愛動物,放過驢子吧!
查看文章
疫同生活的一件好事愛動物講座場次3-【你「戴」上的豈只一點皮毛】

講者:北京清華大學科技哲學博士/動保龍捲風創辦人 龍緣之


龍緣之博士長期於中國從事動物保研究,此次她從中國皮草產業 談到近2年在歐洲因為新冠病毒Covid 19 而被大量撲殺的的水貂。並從中探討皮草產業對動物福利以及公共衛生的危害。

中國的皮草產業規模​
在中國,皮草業的直接產值佔約4000億人民幣,佔所有野生動物產業(包括皮草、藥用、食用、觀賞及寵物、實驗動物等五類)的最大宗,而所有野生動物加起來的直接產值為5200億元。皮草也超過了所有野生動物產業就業人數的半數 (約760萬人)。

皮草衍生出的動物福利問題
中國最常見的皮草動物物種包含水貂、藍狐、銀狐,貉(狸貓)等..。皮草的使用除了有道德爭議之外,這些野生動物在被屠宰因籠養所經歷的生活品質也使他們遭受精神痛苦。因無法表現跳躍、挖洞以及社交等自然行為,許多皮草動物常會表現出刻板行為,例如:性情親水的水貂也只能在籠中來回踱步。另外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平均只長至3公斤的狐狸被當作生產機器,在養殖場被增肥至16-19公斤,受到身體上的折磨。

皮草產業和公共衛生
水貂是對新冠病毒(covid 19)高度易感的動物已不是新聞,至今已經有12國家的繁殖場(荷蘭、西班牙、丹麥、美國和瑞典等國) 發現感染新冠病毒的水貂,造成數萬計的水貂遭到撲殺。雖然人道致死的方式是透過使動物吸入一氧化碳而窒息,但在短時間對隻動物集體撲殺情況下,有許多被動物因為被壓在底層而無法完全呼吸到毒氣,在處於有意識的情況下被活埋。有些活著的皮草動物,則是掙脫至野外,成為防疫的漏洞。

另外,皮草動物在中國被剝皮後,為了不浪費剩下的屠體,許多皮草養殖場將屠體的再利用的行為,都造成公共衛生的危害。除了再度給人類販賣食用以外,這些屍體也會被做成養殖場的飼料,再度餵食其他的皮草動物,幾乎是後代吃父母的情況。造成公共衛生的危害的病毒除人畜生交叉感染的新冠病毒之外,水貂也有和狂牛症相似的水貂腦病。

少被注意的外來物種議題
其他較少被注意到的問題包含圈養動物成為當地外來物種。以歐洲國家從東亞引進了的「貉」為例,日本原生貉在日本野外幾乎已因爲城市的開發而消失匿跡,但是到了歐洲,卻成為了外來入侵種,使得芬蘭政府則頒部法令,任何人都可以捕殺他們。在動物友善的北歐國家,也難保動物的生存福利。

毛皮是動物們為保暖所需,但我們並不需要
因水貂養殖場率續爆發Covid-19,歐洲政府自2020年以來加強了禁止皮草生產的立法,使得皮草養殖逐漸在歐洲退場(例如:丹麥)。只是,市場不分國界,雖然西方的皮草供應量正在下降,中國生產的皮草依然支撐著皮草產業的需求。大規模的野生動物養殖利用,除了影響著動物的身心以及其終將面對的殘酷死亡之外,如同中國流行病學首席專家鐘南山表示,現代人類傳染病有60%~80%都與動物相關。如果這樣大規模的野生動物利用沒有減緩的話,下一波人畜交叉疫情疫情還會發生。

查看文章
疫同生活的一件好事愛動物講座場次2-【蟹媽媽的義無反顧-別讓人類的馬路成了牠的末路】

講者:台東「有人在家」民宿 山豬老師


每年的6月至10月期間是奧氏後相手蟹 的繁殖季,同時也是綠島的旅遊旺季。雖然身為陸蟹,奧氏後相手蟹在繁殖季時仍須趕往海邊產卵,大規模於公路中跋涉的母蟹同時也冒著被交通碾壓 的生命危險。

讓小生命回到水的源頭
螃蟹依照棲息範圍可以分為「海蟹」以及「陸蟹」,而奧氏後相手蟹就是屬於陸蟹,只有在準備產卵時會千里迢迢回到大海,讓水成為小生命的源頭。因此照片中往海邊遷徙的螃蟹,都是母的,不會有公的。

冰沙與珍珠的繁衍系統
和海蟹不同,陸蟹在產卵的途中,會遇見許多天敵,而海蟹相對沒有那麼多天敵,可以直接在水中產卵。因此演化的過程,為了要增加其存活率,陸蟹的卵會非常多,且較小顆(像冰沙)。相對的,海蟹的卵較少,也較大顆(像珍珠)。

預產期的試煉
奧氏後相手蟹 通常選擇清晨以及傍晚等較無天敵的時間點釋幼。根據經驗,清晨是許多遊客泡溫泉、看日出的時間點,因此螃蟹容易遭到陸殺。圖中,馬路上的不是檳榔渣,而是在清晨時拍攝約有(2,247隻)橫屍片地的螃蟹們。對於陸蟹的繁衍,除了陸殺以外,沿海公路的開發、水溝、馬路以及防波提也都降低陸蟹成功釋幼的機率。

綠島護蟹行動
為了要保護這些謝媽媽安全卸下寶寶,山豬老師和志工定期組成護蟹軍團,大家將螃蟹一隻隻人工抓進籃子中,將蟹孕婦們移放置於海岸林,讓他們順利進入海中生產。而對於那些被壓死的螃蟹們,因為其卵還在,山豬老師和志工們也會將屍體保留,並移回大海,讓卵中的生命有機會誕生。除了有遊客的協助以外,當地的民宿、餐廳及企業也都紛紛響應護蟹活動,讓螃蟹世代繁衍,生生不息。
查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