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時間篩選
  • 全部時間
  • 2022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1月
  • 2023
  • 1月
  • ALL
  • 實驗動物
  • 展演動物
  • 經濟動物
  • 同伴動物
  • 海洋資源
  • 野生動物
  • 議題與行動
  • 認識好好愛牠
  • 報導交換
  • 動物三兩事
以保護之名行破壞之實的工程:被迫遷的小雨燕 文:Cindy Hsu
以保護之名行破壞之實的工程:被迫遷的小雨燕
近期,台東縣政府為了進行台東縣體育館的改善工程,將在館內屋簷築幾百隻的小雨燕從原本的土巢迫遷移至人工木製鳥屋。此舉雖是好意,但在未了解雨燕習性的情況下,造成雨燕爸媽不敢親近人工鳥屋,找不到雛鳥,估計超過百隻死亡。最後不得已將218隻雛鳥送至野灣動物醫院,但許多仍因體弱而死亡,最後僅存144隻。其實,類似這樣以保護之名但實際上卻是破壞動物棲息環境的工程案例,過去在台灣時有所聞。無論是2018年苗栗縣卓蘭鎮公所宣稱在石虎棲地進行建設石虎保育公園可以提供石虎食物來源並透過吸引石虎從140線高架橋下通行到河邊飲水而能降低石虎路殺意外,但實際上卻使石虎棲地水泥化;抑或是2011年 國光石化蓋在台灣白海豚棲地時,開發單位委託的學者建議投入魚苗吸引白海豚遠離開發案,而有了白海豚會轉彎荒謬一說,這些保護措施都像是在試圖為傷害動物的工程擦脂抹粉。如何做得更好?保護動物的前提,除了維持其棲息環境的自然狀態,也需要了解動物的生態習性。從小雨燕的例子可以發現,施工人員並不了解雨燕的生態習性,因此在無法確定雨燕父母會到鳥巢找自己的雛鳥的情況下,將幼鳥隨機裝進人工鳥屋。另外,雨燕居住於土巢卻被草率的放置到木箱也是缺乏生態敏感度 的作法。施工方若能和其他單位充分溝通,等待幼鳥離巢後再開始動工,也就能夠避開這樣的遺憾。倘若施工單位真的有時程的壓力,也應該在設法妥善安置雛鳥的前提下進行,比起完全沒有配套措施的將雛鳥放置於木箱而對牠們所造成的重大傷害,尋求專業單位了解動物的需求,並協助後續的收容照護,才是真正面對並解決問題。
從韓國電視劇-讓我們重新定義「弱勢」的牠們 好好愛牠
從韓國電視劇-讓我們重新定義「弱勢」的牠們
這是一齣最近上映的韓國電視劇,劇情是有關市井小民的生活,該部片,被定位為生活化的人生喜劇。其中一位40多歲的主角,經營一家炸雞啤酒屋的老闆,過去他曾經是拳擊新人王,現在是社會常見會為房租和孩子的學費所苦的家長,家境不是很好的他和太太為了栽培兒子,工作賺錢讓讓兒子補習英文以考取好成績,第1集的劇情中,唸國二的兒子B和學校英文成績不錯的同學A組隊參加英語辯論比賽,扮演贊成方,對上反對方的同學C和同學D,而辯論的主題吸引了小編的注意,會出現這類劇情,我們覺得非常特別,以下是將雙方用英文辯論的對白翻成中文的內容。贊成方同學A:我方認為動物試驗應被禁止。坦白說,光是在美國每年就有2,600萬動物在動物試驗中犧牲,牠們和我們一樣都是有生命的個體,我們為什麼還要繼續用動物做實驗?反對方同學C:你今天早餐吃什麼?贊成方同學A:肉反對方同學C:你喜歡的是炸雞,不是肉吧?(全場聽眾笑)贊成方同學A:不要模糊焦點反對方同學D接著說:我們進行動物實驗是為了讓人類活得更好,為了人類的安全,我們需要進行動物試驗。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你來告訴我啊!這時候贊成方的同學A被問得啞口無言,眼看就要兩手一攤承認失敗時,主角的兒子-同學B接過麥克風氣定神閒的回答:動物和人類有著天壤之別,既使動物實驗成功,也並不一定能帶來人類的安全,例如,我們在動物實驗中有所成功的大概100種用於腦中風的藥物,對人類來講是無效的,而且,你知道我們在動物試驗中手段有多殘忍?兔子的一雙眼睛會被用迴紋針固定起來,這樣才能讓他們保持睜開眼睛的狀態以便進行化妝品試驗,我們真的有必要這樣做嗎?反對方同學D:可是動物試驗依然是有用的啊!反對方同學C:我也這麼認為。贊成方同學B:研究結果顯示,只有59%的動物試驗是成功的,這個數字是非常低的,你們不覺得嗎?(這下子可讓反對方接不下去了。)所以~同學B接著說結論:「讓我們停止動物試驗,保護像動物這樣無辜的生命,謝謝!」(全場鼓掌)最後由贊成方的同學B取得最佳辯論人獎項,讓主角夫婦好有面子。看到這裡你應該知道,辯論的主題為「是否應該禁止動物實驗」。贊成方認為需要禁止,反對方則認為動物實驗應該存在,編劇巧妙地將動物實驗的內容放到劇裡的英語辯論比賽,對話及現場觀眾的反應也十分寫實,如果這有反映出真正現今的南韓教育,則代表在國中階段就將動物實驗是否應廢除的議題融入課程中,此舉的確值得我們借鏡,作為台灣中小學教育的參考,因為經由辯論,可以讓同學們查詢平時不會注意的動物實驗資料;再者,藉由練習發表自己的看法,更有助於同學在過程中找到更多研究資料來判斷動物實驗存在的必要性。最後,大家將會發現,很多時候真的不需要這麼多的動物實驗。依據世界動物保護組織(World Animal Protection, WAP)制訂的動物保護指標(Animal Protection Index, API),以A(最好)到G(最差)來看,韓國的評比只有D,其中在「保護科學研究用動物」方面評比為C,API網站資料說明韓國的動保法不僅要求研究單位成立實驗動物照護及使用委員會(Institutional. Animal Care and Use Committee, IACUC),更立法要求研究單位必需優先考慮替代方法並儘量減少用於測試的動物。反觀我國動保法第15條雖然也提及儘量避免使用活體動物,有使用之必要時,應以最少數目為之,並以使動物產生最少痛苦及傷害之方式為之,然而,韓國動保法針對實驗動物部分更進一步於2018年修訂第27條第5項,完成動物試驗後,相關人員應當及時對有關動物進行檢查,檢查結果若動物狀態是正常的,可以轉讓或捐贈,違反規定將罰款3,000萬韓元以下不等,台灣僅針對未成立實驗動物照護及使用委員會或小組者,處新臺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鍰,而農委會在108年發布「實驗動物照護及使用指引」也只有指導原則或建議,其它事項並無明定罰則。雖然韓國還有狗肉文化的陋習,然而,世代總會交替,隨著動保意識的提升,相信未來在韓國禁止食用狗肉的那一刻指日可待,反觀在台灣,社會上普遍將動物友善導向以同伴動物為主的犬貓等特定寵物,寵物所需的週邊物品及保險商品玲瑯滿目,這樣的社會教育無形中早已深植人心,其重視程度讓人們長期忽略更沈默且同樣需要被關注的動物:實驗動物、展演動物,以及經濟動物,導致動保資源也有極大比例在流浪動物保護方面,分配極度不均。這回韓國電視劇融入實驗動物議題,也算是韓國影劇對於弱勢動物的關懷,讓我們耳目一新,分享給大家。希望你在關心流浪動物的同時,想想那些關在實驗室裡沒有機會被看見的牠們,同理實驗動物的處境,做出動物友善的選擇:1. 購買無動物實驗的美粧用品與生活用品,因為你的選擇,可以迫使業者開發更多動物實驗的替代方案,減少被犧牲的動物數量,每一個人的選擇都有機會拯救一條生命,改變牠們的處境。2. 關注一個真正關心實驗動物,為實驗動物爭取福利的非營利組織,例如:好好愛牠協會。3. 捐款支持好好愛牠認養實驗後的牠們。
別讓資本主義抹去我們對動物保有的善良之心 文:Cindy Hsu / 圖:Chiafang Tsai
別讓資本主義抹去我們對動物保有的善良之心
資本主義可以是一種社會運作的制度或方式,私人透過資本雇佣勞工提供服務或是透過機器生產產品,並透過市場競爭而獲利。而我們現在的社會就算符合資本主義的運作方式。姑且不討論資本社會的好與壞,單就其與動物的關係討論的話,資本主義的運作的確造成許多動物福利的問題,而動物就是資本社會的勞工或是生產機器。在需要創造利潤,且生產的成本需要被壓低的前提下,動物作為勞工或是生產機器就會犧牲牠們的健康和自由,透過身體幫人類換取金錢,甚至利用完後就被丟棄。和原始的社會相比(如,原住民、工業時代之前),獵捕動物主要是為基本生存需求,而不是娛樂和賺錢。乳牛或是雞作為生產機器,生產牛奶和雞蛋。而大型工業化蛋場或是牧場,提供了現代化設備、標準化流程,使得雞和牛可以生產大量且便宜的雞蛋或是牛奶。但是在提高生產效能與規模的前提之下,往往就會使得動物失去自由,雞和牛都無法有足夠的空間活動,一旦動物無法再繼續生產,最後只能被送到屠宰場。其他諸如動物繁殖場,無論是提供給寵物店的配種狗,或是提供豬肉的狹欄的母豬,也成為了生產機器,連放產假的福利都沒有。海豚作為勞工 ,犧牲自由,為水族館表演、賺錢。圈養娛樂在國際上是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產業,同時也在旅行和旅遊業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如果你看血色海灣,你就會了解在日本的#太地町,每年9月至3月期間,野生海豚都被趕到一個海灣,「最漂亮」的海豚被捕獲提供給世界各國的海洋公園,其餘的則被強迫窒息(過去是直接被砍殺)作為寵物食品出售,或是當地食用肉品。(*小編在2019年和同事去過太地町做海豚捕獵的空拍,因為受到國際撻伐,多數漁民已改使海豚強迫窒息)。想想若人做為勞工,處於如此嚴苛且不人道的勞動條件下,還能為捍衛自身權益而反抗或罷工,但是動物所受到的結構性暴力卻幾乎都處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如工廠、繁殖場、屠宰場,被系統隱藏起來;正因為他們無法說話、表達,也就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或許在目前的資本社會,有許多現象是結構性且難以馬上改變的,但是慶幸的是持續在進步的社會,將會越來越被重視動物作為勞工的權益,我們也已經有選擇動福蛋和動福奶的自由,支持這些食品,多少能彌補經濟動物還活著時一點點生存的品質,往後勢必還有更多動物福利的食品,願這些選擇都能成為你未來舉手之勞的餐桌上的日常。
外來種的動物福利:野生保育與動物福利間的平衡 文:Cindy Hsu / 圖:Chiafang Tsai
外來種的動物福利:野生保育與動物福利間的平衡
管理外來物種,可以分為兩部分,一種是「預防」,阻擋能使外來種進入台灣的管道(例如:禁止販賣外來物種),而另外一種則是「移除」。林物局為生態保育的主管機關,遇到外來種的問題時,會需要移除外來種以保護本土生態。但是當數千隻甚至是數萬隻的動物生命將受到影響時,許多人開始想要了解外來種到底是如何移除的?過去關於移除,林務局並沒有公開相關人道移除方式但沒有訂定公開規則,只提及:「移除就是使用人工、機械、物理方式、化學方式或是生物防制」。以綠鬣蜥 的例子來說,過去因為沒有訂定人道移除的規則,媒體妖魔化外來物種的情況下,使許多移除案例演變成虐殺,像是把鞭炮放入綠鬣蜥口中活活炸死,還有用弓箭射穿綠鬣蜥等,這類案件卻因為綠鬣蜥既非保育類也不是人為飼養而無法可罰。2021年3月,動保團體與立委召開記者會,呼籲林局訂定移除外來種的相關規範。林物局 則在2021年9月釋出「外來入侵種綠鬣蜥移除指引」。根據林物局說法,過去曾使用麻醉方式或是冷凍方式使其致死,但因經費、人力和時間因素,難以有效移除外來動物。根據美國獸醫協會AVMA(American Veterinary Medical Association)對於圈養爬蟲及兩棲動物的安樂死建議,過量的麻醉注射劑可以有效地對爬行動物和兩棲動物實施安樂死,然而,當必須處理大量動物時,這些措施緩不濟急,於是在去年9月,林物局公布「人道處理 」的最新方式為「釘錘擊穿腦部」。人類口中的「入侵種」,多數不是動物主動入侵,而是飼養熱潮被輸入台灣,當這些動物被棄養、放生或不慎離家,進入非原生環境,將排擠原生物種生存,動物本能的佔領、掠食、雜交、寄生,或其本身寄生蟲帶來的感染風險等方式造成原生物種的死亡,破壞生態系統,甚至威脅人類健康,最終嘗到惡果的,還是我們自身。玄奘大學副教授翁梁源曾說過:為什麼人類的錯誤,要用動物生命償還?外來種問題是人為的,但許多生命卻因此受到折磨。除了政府應訂制嚴格的源頭管理,身為一般民眾的我們,如果有覺得在你覺得的巴西龜、鱷龜、黃金鼠、牛蛙、琵琶鼠魚、血鸚鵡、孔雀魚、美國螯蝦、白尾八哥、鸚鵡、刺蝟、雪貂、蜜袋鼯等很可愛時,請注意!這不代表我們就適合養牠們了。
終結皮草,時尚依然耀眼 文:Cindy Hsu / 圖:Chiafang Tsai
終結皮草,時尚依然耀眼
因水貂養殖場率續爆發Covid-19,西方政府自2020年以來加強了禁止皮草生產的立法,使得皮草養殖逐漸退場。丹麥是歐洲出口最多水貂皮草的國家,因水貂場爆發的Covid-19疫情,2020秋天撲殺了多達 1,700 萬隻水貂,後來則是關閉了皮草貿易。去年,義大利 則通過預算法修正案,全國禁止皮草養殖,並補償農民300萬歐元(約新台幣9,300萬元),這波疫情也加速了荷蘭皮草養殖產業的退場進程,荷蘭政府將原訂2024年實施的貂皮養殖禁令提前至2021年發布。為了有效率的生產皮草,養殖場裡的毛皮動物(如:狐狸、貂、兔)一生都被關在狹窄的鐵籠,生活空間如此之小,給動物帶來嚴重的精神壓力,導致牠們彼此之間自殘和自相殘殺的事屢見不鮮。由於長時間被圈養在活動受限與環境惡劣的籠子裡,動物除了承受身體上的疾病,經常會表現出刻板行為,例如:拔毛、來回踱步。其實,西方國家在皮草養殖逐漸退場之前,皮草也因為動物福利 的問題與動保意識的提升,需求逐年在下降,時尚業許多知名品牌例如 GUCCI、Burberry、Chanel、 Armani等自2017年起宣布不使用皮草,就連英國女王也在2019年也發表了聲明,爾後所有為女王製作的新衣都將使用人造皮草,Prada集團則在同一年宣布2020年起禁用皮草,Elle雜誌更成為第一個不在內容或廣告提到皮草的時尚雜誌。只是,市場不分國界,中國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皮草進口國,雖然西方的皮草供應量正在下降,中國生產的皮草依然支撐著皮草產業的需求,台灣也仍然可以取得皮草服飾或配件。但是,皮草是人們真正「 需求(need)」之必要,或者只是時尚虛榮面「 慾望(desire)」的想要?拒絕購買皮草製品,並透過推動禁止販賣皮草,台灣也能為經濟動物的福利更往前一步。
那些可可教會我的事-生命沒有不同 好好愛牠
那些可可教會我的事-生命沒有不同
大猩猩可可(Koko)於1971年7月4日出生於舊金山動物園,1歲時被心理學教授潘妮博士發現牠的語言能力,開始學習猩猩式手語,潘妮博士則教牠美國式手語。1974年可可被移往加州史丹佛大學繼續學習,潘妮博士也在1976年成立大猩猩基金會(Gorilla Foundation,又稱KoKo基金會)。可可懂得1千多個手語單字,能透過手語與人類溝通,堪稱「全世界最聰明的大猩猩」,甚至兩度登上《國家地理》雜誌封面。其中有一張是可可的「自拍」,她模仿攝影師使用相機的動作,坐在鏡子前幫自己拍照的這張也成了經典的雜誌封面。1984年,研究人員發現了可可讓人驚喜的手勢,牠用兩隻手指畫過臉頰,比出鬍鬚的形狀,這是在告訴大家:我想要一隻貓當生日禮物。潘妮博士一點也不意外,因為有幾年的時間她一直唸故事給可可聽,而可可最愛聽的故事是《三隻小貓》和《穿長筒靴的貓》,即使有貓咪的布偶,也滿足不了可可。於是大家讓可可在一窩被棄養的小貓中挑選,可可選了一隻沒有尾巴的灰色小貓,並且像孩子抱布偶般將小貓抱在懷裡,還為貓兒取名叫「球球」。可可對球球極為疼愛,就像大猩猩對自己的寶寶一樣,常把球球抱在大腿,幫牠又搔又抓,把餐巾放在球球的頭上或身上,想為牠打扮。可可知道自己150公斤重的身材力氣有多大,抱著球球時總是輕柔和緩,被球球咬也不會還手,甘之如飴。潘妮博士問可可愛不愛小貓時,可可用手語回答:好軟,好貓。只可惜牠們相伴的幸福,在球球被可可收養的那年冬天止步。某日球球跑出了大猩猩的圍欄,到外面被車撞而過世,照顧可可的工作人員說,從可可用手語表達悲傷之意並且哭喊的行為中可看出,牠有多麼哀慟。《國家地理》雜誌報導了可可的故事,對於可可被問到要不要談談牠失去小貓的事,可可比的手勢是:哭哭。訓練員問可可:妳的小貓怎麼了?可可:貓睡覺。可可指著一隻長得像球球的貓咪的照片,用牠的大手比著:哭,傷心,皺眉。後來基金會人員為可可帶來了另外兩隻名為「口紅」和「小煙」的貓,可可的母性本能又重新被喚起,大猩猩和人類一樣,可藉由時間療癒傷痛,可可又開始照顧起小貓了。可可養過5隻小貓,大猩猩基金會曾出版《Koko的小貓》(Koko's Kitten)一書記錄這些故事,也成為通行全世界的兒童讀物。而關於可可的故事,還有一段感人的相遇。2001年,美國影星羅賓威廉斯應大猩猩基金會的邀請與可可(Koko)見面,他們簡直一見如故,潘妮博士說,「可可就像我們一樣,可以感覺到一個人的本性,牠立刻就被羅賓充滿愛心的人格特質所吸引。」,這次的會面,讓向來愛動物、重視動保的羅賓印象深刻且難忘,他也因此接受基金會榮譽主席一職,為建立茂宜島猩猩保護區(Maui Ape Preserve)盡一份心力。(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9I_QvEXDv0&t=2s)羅賓威廉斯總是透過表演療癒人心,無論是歡樂或勵志都能讓人感到溫暖,然而他卻長年受疾病所苦,最終在2014年8月11日於加州提布隆住處自殺身亡,得年63歲。考慮了很久,潘妮博士決定告訴可可:我們失去了一位親愛的朋友,羅賓威廉斯。可可看起來很安靜,像在沉思,牠聽著帕特森與同事緬懷羅賓的往事,比了兩個字「女人」和「哭哭」,牠低下頭,嘴唇顫抖著,一整天都變得很鬱悶,顯得非常哀傷,可可再一次經歷了生離死別。潘妮博士表示,動物本來就會自創手語,會用手勢表達內心的情感。可可會手語、跟人類有很好的互動,甚至能清楚表達出對整個環境、氣候變遷、人類對森林開發的擔憂,牠跟大地融在一體,代表大多數動物對人類行為的擔憂,希望人類得到啟示,趕快來保護地球。(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0jqLBQVdy0)可可在2018年一次睡夢中安詳離世,享年46歲,基金會發聲明表示雖然遺憾,但已經比她的野生同類(平均壽命30~40歲)活得久。在動物園出生的可可,一生為人類的科學研究貢獻良多,牠學會超過1,000個手語辭彙和2,000個英語口語單詞,並且能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你也可以稱牠是實驗動物,但與其說是實驗或研究,其實更像人類在向可可學習,知道動物有感知且真誠,進而學習怎麼尊重動物,了解生命沒有不同,同理且珍惜不同物種的生命,與動物和平共處。
拉小提琴也可以動物友善 好好愛牠
拉小提琴也可以動物友善
給我來一把素的小提琴!你知道小提琴其實不是Vegan產品嗎?小編看到新聞之前是真的不知道一把小提琴身上居然有這麼多動物成分,雖然看似跟動物性產品沾不上邊,但傳統小提琴一般以馬毛和動物骸骨等製造,且製琴過程中,用來製作琴的琴弦、琴弓、粘合劑等都需要用到動物成分,而且在早期這些使用幾乎是無法避免的。來自愛爾蘭的奧杜布拉伊德(Padraig O'Dubhlaoidh)是一位擁有40年製琴經驗的製琴師。多年前有一位客人請求他製作不含動物材料的小提琴。以前的他抱著守舊的心態,同時也認為沒有人會想要用這樣一把純素的小提琴演奏。但隨著時代的變遷,他的想法逐漸改變,趁新冠疫情封城期間,他決定動手製作首部純素小提琴。這把純素的小提琴以染黑的蒸梨製成邊飾,用野生漿果上色,用來黏合木板的黏合劑是最難的部分了,製琴師最頭痛的莫過於挑選替代皮膠的成分。一直以來,粘合劑都是使用動物皮裡的膠原蛋白,皮膠其實主要的成分是動物皮裡的膠原蛋白,由於其化學特性使得皮膠一直是用來黏合木板製琴的首選(或甚至是唯一選擇),但經過一連串的研究總算是以當地的野生漿果、山泉水為原料,製造出足以取代皮膠的全新膠料,且據他本人的說法,這種新開發的膠還能讓小提琴有更好的聲學效果,雖然製作過程很困難,找替代品的過程也面對了不少失敗,但該純素小提琴主體已在當地純素協會(Vegan Society)註冊商標。這把純素小提琴要價8,000英鎊,折合台幣約30萬多,製琴師自豪地表示,沒有任何動物在這把琴的製作過程中受傷,雖然短時間內應該無法普及,但是至少音樂圈也朝動物友善跨出了一大步,純素小提琴價格尚不親民,但相信未來會有更多人投入這個產業,奧杜利希望純素小提琴日後真的可以步入主流,他也在這個產業看見了商機,開了專門製作純素小提琴的工作室,也希望純素趨勢會逐漸出現在各個產業中,社會各界都可以越來越友善動物。
母愛不分物種-願你的感動化為行動 好好愛牠
母愛不分物種-願你的感動化為行動
每個人的童年時光,有著許多遊玩的記憶,其中老鷹捉小雞的遊戲,相信大家並不陌生。立場不同,做出的行為也有所差別,如果你是老鷹,會想盡辦法抓到最多的小雞數量,以獲取勝利;如果你當母雞,會竭盡所能保獲身後的小雞。現實生活中,自然界的老鷹只取需要的食物以溫飽自身及餵養下一代,不會漫無目的的掠奪,而母雞是隨時隨地在保護牠的孩子們。記得小時候回外婆家,外婆家裡有養雞,有的時候會看見母雞帶著一群小雞,在田間散步覓食,當有人靠近,母雞就會發出聲響,展翅作勢要防衛,保護著小雞。網路上也有一段影片,影片中的一隻烏鴉闖入雞舍偷襲,母雞發現後為了保護小雞們,持續不斷地攻擊烏鴉,烏鴉一度不堪負荷倒掛在網子上,直到公雞趕往現場,烏鴉才逃過一劫。(https://youtu.be/fPzBuMii0ic)還有一則影片來自印度,一場突然降下的大雨,讓一隻母雞在雨中張開雙翅成為小雞們的保護傘,直到大雨停歇。母雞寧願被淋成「落湯雞」,也要顧好牠的孩子們。母愛不分物種,讓母雞無懼外來的威脅,勇敢抵抗,無論牠今日被人類當作肉雞或蛋雞,只要牠孵了小雞,就會出於本能守護到底。可惜在這世界上的雞,大多被當成了食物,或者只是人們取得食物的手段(例如雞蛋),如果,雞也被當作寵物看待的話,牠絕對會是一個貼心的伙伴。有英國慈善機構「平等藝術」(Equal Arts)就發起「母雞力量計畫」(HenPower project),讓退休老人飼養母雞當寵物,長輩不僅藉此調劑身心,也找到同好,不少人還會帶著雞上美容院,邊燙頭髮邊聊天,老人家的腳上就坐著一隻母雞,各自分享養雞的心得。另外,也有另一個機構專門為退役後的蛋雞找認養家庭的非營利組織—英國蛋雞福利基金會(British Hen Welfare Trust,BHWT),成立17年來已幫助超過86萬隻母雞重獲新生,讓這些努力大半輩子下蛋的母雞,可以免去被宰殺的命運,安享天年。母親節即將到來,你或許會買上一盒蛋糕慰勞母親大人或孩子的媽。在台灣,大多數的雞蛋仍然來自於一生囚困在籠飼的雞,有更多剛出生的小公雞,因為沒有利用價值而送上絞盤做成絞肉或飼料。生命,沒有不同,吃著各類蛋製品的同時,如果,我們可以更進一步想:1. 感謝蛋雞辛苦,感恩肉雞的付出,珍惜食物不浪費2. 減少蛋使用,減少蛋雞數量;減少肉食用,減少經濟動物數量3. 如果一定需要雞蛋,也選用平飼或放牧的雞蛋4. 最好的方式,是食用無蛋料理,以植物性蛋白質攝取方式還是可以兼顧營養5. 更棒的是購買無蛋卻一樣精緻美味的母親節蛋糕喔如果母雞的故事讓你有所感動,也願你的感動能化為行動,多嘗試沒有蛋的食物,減少蛋雞數量,在台灣,無蛋無肉的蔬食料理很容易取得,營養同樣均衡,讓我們一起響應無蛋食物,把小雞還給母雞,創造真正動物友善的環境。
我想要的不只食物而已 好好愛牠
我想要的不只食物而已
子女有多麼渴望父母的愛?你知道為什麼毛毯、方巾等柔軟的物品對小孩有安定心神的作用?親吻孩子、擁抱家人、安慰好麻吉,這些在我們看來理所當然的舉動,其實是經過一場場心理學革命,多次反覆的動物實驗而來。在20世紀初,親子之間的感情是受到「專家」反對的,美國心理學家約翰華生提出一個理論,他認為孩子對愛的需求源自於對食物的需求,因此母親只需要提供寶寶足夠的食物即可,不能和孩子過於親密,過度依賴會養成孩子要求過多而難以獨立,有醫生甚至相信那會散播疾病。華生的理論不但主導美國父母育兒方式,也影響了西方國家,美國孕婦在產後立即斷奶,讓孩子獨立一人睡在房裡,避免和孩子親密接觸,不與孩子太親近,孩子哭也不予理會,藉此培養孩子的獨立性。美國另一位心理學家哈里哈洛對華生理論提出質疑,他用彌猴做了一系列實驗,這項名為「愛的本質」(The Nature of Love)的動物實驗,將出生不久的小猴子帶離母親身邊,想了解在被剝奪母愛並且被安排隔離群體的情況下,小猴子會發生什麼樣的反應,研究結果於1958年發表在美國心理學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ology),至今被引用的次數多達4,353次,這篇研究主要的發現是:愛源自於接觸,而非食物。哈洛小猴子和兩個假的母猴關在一起,「絨布母猴」用絨布製成,提供溫暖但不提供食物;「鐡絲母猴」用鐵絲作成,冰冷生硬但有一個裝滿牛奶的奶瓶。研究結果顯示,所有的小猴子都會找「絨布母猴」,只有肚子餓了會跑去「鐡絲母猴」那裡喝奶,但只要吃喝,就會立刻回到「絨布母猴」身邊。 有的小猴甚至只把頭探到掛在「鐡絲母猴」的奶瓶,身體還是掛在絨布母猴身上,哈洛還設計了嚇人的裝置,小猴子原本在箱子裡靜靜地玩耍,看到會左右晃動的裝置,小猴子驚嚇尖叫地立刻奔跑到絨布母猴身上一把抱住,還不時回頭看這個嚇人的裝置,等到過一段時間,小猴子發現這裝置不是那麼恐怖時,便不再那麼害怕。如果把絨布母猴拿走,只透過一個小方框可看到絨布母猴的臉,小猴子出現極度不安的現象,牠們會發抖、搖擺、尖叫以及吃手指,不時望著絨布母猴的臉,而這些在缺少玩伴或母親之下成長的猴子,較易恐懼,或較易攻擊別的猴子或人類。哈洛進一步指出,人類無法只靠奶水長大,孩子對愛的需求並非源自於對食物的需求,舒適與柔軟的接觸性關懷,讓孩子有安全感,也正是母愛最重要的元素。這說明了父母對孩子的養育,不僅只是餵飽孩子,滿足他們生理需求的層次,要讓孩子健康成長,還要有觸覺的關懷,尤其是肌膚接觸,讓新生兒得到生理上的滿足,體驗愉快、安全的感覺,感受到親情的存在,才是孩子心智健康發展重要的事情。儘管哈洛的實驗有一些重大貢獻,他的實驗還是備受爭議,不顧及動物福利。例如他在絨布母猴身上設計機關,會對幼猴突然間噴出冰冷水柱、鐵釘,把猴子吹得只能緊貼籠子的欄杆,並且不停尖叫。但這些攻擊並沒有讓小猴子離開,等到傷害消失,小猴子又會爬回到布媽媽身上。科學家解釋,依戀仍是孩子最強大的需求。哈洛另外讓人批評的實驗還有以下幾個:1. 社交孤立:將初生的猴子孤獨地在隔絕的籠裏生活六個月後,這些猴子嚴重將缺乏社交能力。若將在正常社交環境下長大的猴子,孤立六個月,回到正常的生活情境之後,他們只能夠復原部分的社交能力。2. 絕望之井:把猴子頭朝下在黑屋子吊了兩年。猴子後來出現了嚴重的、持久的、抑鬱性的精神病理學行為。3. 面具實驗:哈洛猜測臉是愛的另外一個變數。哈洛把初生的猴子與一個臉部沒有任何特徵的絨布代母關在一起。猴子愛上了無臉代母。但當逼真的猴面具安裝在絨布代母臉上後,猴子變得害怕絨布代母。4. 母愛喪失:缺乏母愛的猴子長大後,不知怎麼與公猴交配,即使被迫生出小猴,也無法照顧寶寶,牠們有的對幼猴置之不理,更嚴重的還會傷害幼猴。5. 恐怖隧道:哈洛做了一個平常體溫是37℃但可以急速的降至2℃的絨布代母,使初生的猴子因為代母體溫的突然冰寒而嚴重精神錯亂。儘管哈洛實驗在當時有著重大成果,但這些實驗對猴子來說實在太殘忍,然而,也有一派認為正因為有這些實驗,才顯示出親情的重要,甚至拯救了一整個世代。我們感念這些被用作實驗的猴子的貢獻,然而,要了解母愛對孩子的影響並非只能透過動物實驗。哥倫比亞波哥大市的袋鼠基金會兒科專家Nathalie 博士及其研究小組,對441名嬰兒展開20年追踪調查,其中228名嬰兒接受了袋鼠式護理,213名嬰兒沒有。研究人員發現,接受過袋鼠式護理的嬰兒,長大後出現多動症、攻擊性行為的風險更低。好好愛牠不否認動物實驗在現今某些發展或用途如疫苗的研發有其存在的急迫性,但我們主張當可以有無動物實驗的時候,尤其是日常用品、清潔用品、美粧品或食品,不做動物實驗的選擇,應該要成為首選甚至是唯一選擇。參考來源:1. Harlow, H. F. (1958). The nature of lov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ology, 13, 673-85.2. Harlow's Studies on Dependency in Monkeyshttps://youtu.be/OrNBEhzjg8I3. 科學證明:肌膚接觸「抱抱荷爾蒙」是寶寶大腦發育的催化劑https://mamaclub.com/learn/科學證明:肌膚接觸「抱抱荷爾蒙」是寶寶大腦發/
對Meta敲碗-讓元宇宙解放展演鯨豚 好好愛牠
對Meta敲碗-讓元宇宙解放展演鯨豚
元宇宙自2021年由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柏提出後,話題熱度持續升溫,我們曾經問過創辦人馬克·祖克柏,讓元宇宙解放展演鯨豚好嗎?今年臉書母公司Meta更加碼投資台灣,宣布在台成立全亞洲第一座「元宇宙XR Hub Taiwan」,並在5月6日上午,由總統蔡英文親出席啟用典禮,強調台灣擁有完整電子供應鏈,還有許多高科技人才,有發展元宇宙優勢,而Meta首間元宇宙實體店「Meta Store」則於5月9日在美國加州開幕,在日前媒體搶先開箱影片中,可以看到實體店以原木裝潢為主,消費者能在商店裡購買各種設備,如Quest 2 VR耳機及視訊通話裝置Portal Go等,現場還能體驗Meta與雷朋(Ray-Ban)合作開發的智慧眼鏡,相關產品當然也可在線上商店購買。元宇宙(metaverse)是一種利用數位技術,讓遊戲人物和真人可以在限定的情境裡虛實整合,只要走進虛擬空間,就可以與虛擬角色互動,無論休閒時的遊戲娛樂或工作上的產品發表,甚至實體藝術也可虛擬數位化,讓靜態的創作和人有了動態的互動,而音樂也可以透過異地互動、協作交流激盪意想不到的火花。簡單的說,元宇宙是一種虛擬現實,將2D平面轉換為三度空間結構的概念,如果技術成熟,將很符合現代人防疫生活的日常,實現大型的多人線上遊戲,沒有任何限制,人們可以藉由任何想改變但無法達成的元素如性別、膚色、髮型、服飾配件等創造屬於自己的虛擬替身,透過虛擬替身交朋友、玩遊戲,也可以交談、購物、散步、聊天、看電影、參加音樂會,做任何現實生活中想做做的事情,而且最關鍵的是,元宇宙會以各種無法預測的方式與現實世界互動,只需手機或桌上型電腦也能呈現元宇宙效果。那麼虛擬鯨豚可行嗎?先來認識機械海豚。2020年總部位於紐西蘭的新創團隊Edge Innovations與中國水族館打造擬真的機械海豚,總重約250公斤、2.5公尺長,外皮由醫用矽膠製成,乍看之下與真正的瓶鼻海豚幾乎無分別,甚至在下水展示時,研究團隊找來一群不知情的受試者與機械海豚互動,不分男女老幼,受試者都以為自己在跟真的海豚玩,直到團隊揭露真相,大家都覺得不可置信,包括一名自閉症患者。研究人員可以透過遙控器控制它游泳、活動身體、開合嘴巴、發出叫聲等等,每條造價約為300萬至500萬美元,約新台幣1.5億元,雖然成本比普通海豚高四倍,但使用壽命長,更沒有動物剝削的問題。機器海豚的應用相當廣泛,包含行為障礙治療、認知症治療、電影產業,還能達到教育目的。虛擬鯨豚也有商機我們認為Meta的元宇宙概念,也能滿足人們想要與海豚互動及娛樂的需求,人們買票進場看鯨豚表演,無論是因為新奇、樂趣,或者想親近、了解動物,元宇宙都能滿足。業者可以比照元宇宙XR Hub Taiwan創建一個情境空間,讓每個人都可以身歷其境,不受時間限制,透過虛擬替身與虛擬鯨豚互動,打造客製化的鯨豚體驗。希望不久的將來,無論是機械海豚或者虛擬鯨豚,都能成為解救現今全球3千多隻的圈養海豚的替代方案,因為3千隻的海豚背後,是成千上萬的野生海豚的生命所換來。現階段的我們,無論你在台灣或國外,可以選擇不要再進場看鯨豚表演,也請親朋友好不要去看表演。最後,好好愛牠誠心的邀請馬克·祖克柏回應我們的願望:讓元宇宙解放展演鯨豚好嗎?Let metaverse free captive dolphins and whales